辉山乳业被勒令停牌背后:有的企业一停就是6年
2017-05-27 编辑:
5月8日,已经千疮百孔的辉山乳业(06863)再遭暴击——联交所应香港证监会指令停止该集团的股份交易。与一个多月前该公司因股价大跌而主动申请停牌不同,此次该集团是遭证监会依据证券及期货(在证券市场上市)规则之条例第8(1)条勒令停牌。

据智通财经了解,香港证券及期货规则第8(1)条主要指香港证监会认为上市公司在上市文件、招股章程、公告等公开文件中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的资料,为了维护市场公平和投资者的利益,而暂停该股的交易。

此前,汉能薄膜、奇峰国际、国家联合资源以及前不久在创业板上市半日即遭停牌的骏杰集团均是因这一条规则。过往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的上市公司并不多,但一旦被要求停牌,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

由此看来,辉山乳业的复牌之路或是遥遥无期。

66年老品牌遭浑水连开两枪

公开资料显示,辉山乳业的品牌历史可以追溯至1951年,是一家覆盖全产业链的乳业公司,业务涉及牧草种植、饲料加工、奶牛饲养、乳制品生产及销售。其总部坐落于沈阳,,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生产企业,2013年9月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上市没多久,辉山乳业的业绩表现就开始不尽人意。自2014财年起,其归属母公司利润已连续两年下滑。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包括该集团推出新品牌、布局互联网而导致营销费用逐年提升;原料奶价格下滑;负债增加致利息支出增加等。

雪上加霜的是,这家66年的老乳企还被做空机构浑水盯上。2016年底,浑水向其开出了第一枪——发布报告称辉山乳业的价值近乎为零。

浑水在报告中主要提到三个方面:其一,辉山乳业的业绩报告具有欺骗性,因为其宣称苜蓿是自给自足的。但浑水发现大量的证据表明辉山乳业长期以来从第三方购买了大量苜蓿。

其二,董事会主席杨凯从辉山至少转移了1.5亿元的资产给至少四个牛场的子公司,为未披露的关联交易。

 

 

未被击中的辉山乳业

在浑水发出第一份报告的当晚,辉山乳业即发布澄清公告。该集团在公告中称,浑水报告所作出的指控乃毫无根据,其包含各种失实陈述、恶意及虚假指控及与该集团有关的明显事实错误。

对于浑水指出的三个问题,辉山乳业也一一做了回应。其中对于财务压力的问题,辉山在澄清公告中回应称,尽管于中期期间短期债务有所增加,其于该日的资产负债比率较上一财政年度末的状况减少至约41%

浑水一连开出的两枪似乎都没有射中辉山乳业。该股股价仅在第一份沽空报告发布的当天,2016年12月16日,跌2.14%至2.75港元后停牌。12月19日复牌的辉山乳业不仅没有下跌,截止收盘时还上涨了1.82%至2.80港元。

此后的7个交易日,辉山乳业的股价在震荡中一路攀高。至12月30日收盘,该股报收于3.01港元,较16日收盘价上涨9.5%。

上市以来最大的黑天鹅

然而,故事远未结束。

3月24日,辉山乳业迎来上市至今最大的一只“黑天鹅”。在当日中午短短42分钟里,辉山乳业股价急剧暴跌91.1%,放出了4.53亿港元的成交量,创造了港股历史上最大的跌幅纪录之一。最终辉山乳业以85%的跌幅暂停交易,股价定格于0.42港元,300多亿市值瞬间灰飞烟灭。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分时图)

这一次的暴跌就像一块被推到的多米诺骨牌,连带出辉山乳业背后一系列的债务问题。

据媒体公开报道,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包括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130亿元人民币。3月20日,债权行突然接到辉山乳业通知,称因故无法还本付息,几日之后,便引发了辉山乳业股价的暴跌。

财新在其报道中称,3月23日下午2点,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此次会议的主题内容即金融维稳,参会的债权机构实际多大70余家。会上,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他宣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人民币,解决资金问题。

辽宁省金融办则在会议上表示将通过要求辉山乳业出让部分股权;花9000多万人民币购买辉山乳业的一块土地;要求各金融机构对辉山乳业这次欠息作为特例,不上征信不保全不诉讼等方式,帮助这家东北民企度过难关。

 

 

黑天鹅后的连锁效应

即便这样也无法改变辉山乳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带来的后果。

4月初,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收到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来函,信函中称辉山乳业未遵守贷款协议中的相关承诺,协议中的违约事件已发生。截至4月10日,相关未偿清的美元批次本金金额为1.8亿美元,港元批次为1.56亿港元。

同一份公告中还提到,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文称“歌斐”)已向上海法院申请冻结公司、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杨凯及其妻子的资产。

辉山乳业称,原则上,上海法院已经裁定冻结上述受制于该申请的各方的现金资产或其他等值资产,金额共计5.46亿元人民币。

据悉,香港金管局也在向相关银行收取资料。不过其发言人表示,这不是进行任何调查,金管局就不同的监管问题与银行保持定期对话,是监管工作的一部分。

复牌或是遥遥无期

今日,辉山乳业遭港证监依据香港证券及期货规则第8(1)条勒令停牌。而香港证券及期货规则第8(1)条主要指香港证监会认为上市公司在上市文件、招股章程、公告等公开文件中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的资料,为了维护市场公平和投资者的利益,而暂停该股的交易。

此前,该集团被爆出的资金链断裂也宿命般地映证浑水在报告中提到的财务压力。而这次该条例中提到的存在虚假、不完整或误导性资料,或也与此前浑水沽空报告中提到的部分信息有关。

过往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的上市公司并不多,但一旦被要求停牌,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甚至还面临取消上市地位的危险。

 

 

之前的洪良国际便是因招股章程严重夸大财政状况以及披露重大的虚假或误导性资料,在被勒令停牌的3年半之后,被取消上市地位,并被判决向投资者归还所有上市集资所得。

汉能薄膜也是被港证监勒令停牌的案例之一。2015年5月,汉能薄膜因为股价暴跌,并传出关于大股东质押股权等消息而主动暂停交易。

据公开报道,汉能薄膜2014年大部分收入来自汉能集团,因此外界多数质疑汉能薄膜发电过分依赖母公司销售,但母公司并未上市,账目不公开,所以无法确认交易的真实性。在主动停牌不久后,香港证监会即发表声明称正在调查汉能薄膜。

2015年7月,汉能薄膜与今日的辉山乳业一样,遭港证监依据香港证券及期货规则第8(1)条勒令停牌,至今已近2年。

智通财经查阅港交所截至4月30日的《有关长时间停牌公司每月报告》获悉,在被发现涉及违规行为或被监管机构调查而停牌的19间企业中,有13间企业停牌时间超过两年。而停牌时间最长的是先前香港创业板一家名为群星纸业的企业,其从2011年3月底停牌至今已逾6年,仍未复牌。

这一次,辉山乳业或是真的被自己打造的子弹击中。它会需要等6年么?

相关文章